37xx

码字画画
wb@栩原_

[BL]记忆的语言燃于火焰(中+下)

谢谢大家来看>< 趁着过节一口气写完了…希望各位喜欢~以后有构思会再写一些人渣爱情故事

前文传送

——


他的尊严被深深地冒犯了,数年以来没人同他这么说话,人人伸着手从他这里讨东西,讨稿子,讨面子,讨爱情和同情,他乐意偶尔分一些精神出去,搏一个有备无患的好名声,不堪重负却又乐在其中。什么都不需要?那你在这儿干嘛呢?他刻薄地思索,就为了嘲笑我,或者,玩火?

“你带来自己的作品了吗?”他索性问。程海这样一个新手,他的作品应该同那些爱好者没有什么区别,那些人冲着门外汉大声宣扬作品的价值,一碰到内行便自觉羞愧,不肯端出来了。但令王欣然大失所望,程海拿出了一卷文艺杂志,坦...

2019-04-04

[BL]记忆的语言燃于火焰(上)

写篇原耽,烂俗的人渣作家爱情故事

——


“你被女人毁了。”

王欣然一闭上眼睛,就想起程海的警告。那种带有迷惑性的诅咒发生在乡间虫蝇吵嚷的春夜,一屋子墨水的气味,撕碎的打印稿摊在破旧的写字桌上。

没有人绑着他,他却动弹不得,困在那间书房里,狼狈不堪,迈不动步子。他和程海亲吻,原野深处烧纸的声响细微地拂过他的鼓膜。纸化成了灰,他迷失在快乐里,去施展自己唯一的用处——享受。

他打从心底里瞧不起程海,一个作家要从另一个穷途末路的作家身上剥落一点儿写作的灵感,如同剥光他最后的衣衫,使他不得不面对自己曾经用虚假的文字百般涂饰的本能;正如他瞧不起自己,他苦心孤诣地使自己变得模糊,以至于成为...

2019-04-03

[肖途/庄晓曼] 临时任务,谎言成瘾

/


庄晓曼的头发上抹了油。在梅雨天,长裙摆和鞋子沾了少许泥泞。因此肖途从电车上下来,撑开伞的时候,他们相对地都有点儿狼狈。

他抬抬脸,越过庄晓曼的肩膀端详她背后的酒店,石头上镌着西洋式的花花草草,他料想她住在这里,平素应当衣食无忧。雨来的也是时候,水汽将她惹眼的洋人裙子和他洗了又洗的旧褂子熏得透湿,两件衣服都在雨里,就显不出他略微的寒酸。

他走到酒店的雨棚下,将伞收了。这会儿庄晓曼从头到脚地看他,像要将他看到招供。他并非不察,却也不点破。他无需端详她的面孔,总觉得那是张同往日毫无二致的脸,每每出现,就在记忆里一把虚幻的枪中上膛一颗真假不辨的子弹。

“你过得好吗?”头一句...

2019-03-06
1 / 2

© 37xx | Powered by LOFTER